返回

耽美

导航
第1/2页
侯门归

侯门归  物华

一世温婉贤良,到头来却被恩爱夫君利用,娘家一夜倾覆! 她身怀六甲,遭遇惨死,是意外还是被害? 重生醒来,从侯门闺秀的丞相之女沦为家道中落的懦弱小姐,面对勾心算计的继母和自私无能的父亲,她该如何掌控自己的人生? 阴谋阳谋,步步为营。 重活一世,她不仅要活得潇洒,还要让前世的欠债,今生血偿!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邪魅冷少的替身妻

邪魅冷少的替身妻  汐汐晚晴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冷某人的妻子,怎么?不想履行妻子的义务?”冷眸盯着面前缩在床边的新婚妻子。 “你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还想守身如玉?”他无情地撕碎了她的衣衫,不带任何的温柔将她占有。 他是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枭雄,冷酷无情,人人口中的恶魔。 她是秦家的养女,为了一场债务,她成了真正秦家掌上明珠的替身。 一场欢爱,一场缠绵,心渐渐沉沦, 到底能不能守住这份用钱买来的婚姻……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重生之公子倾城

重生之公子倾城  耽玬

一个古代的高贵公子的现代重生记。 高贵优雅的公子叶少瑾文武双全俊美绝伦,一朝醒来发现身边的一切面目全非。 那些从来没见过的高楼大厦是怎么回事? 那些装着许多真人的小盒子又是什么东西? 那些在陆地上跑来跑去的又是啥? 当贵公子总算明白自己是重生之后,便开始怀着一颗期待的玻璃心开始了风生水起的现代生活。 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年纪轻轻总是要上学的。 于是贵公子顶着一张俊美倾城的面孔祸害了校园无数男女。 公子是战死沙场的,听闻大学生可以考军校,便抱着一颗爱国心开始了> 从此某军区开始了无比热血的军队生活。 文武双全的公子,貌美倾城的公子,无所不能的公子,从此天下男女为之倾倒~~ 他是当之无愧的公子倾城……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红楼之林家小弟

红楼之林家小弟  林子非

林烨觉得自己很是郁闷, 一觉醒来,怎么就穿越了呢? 还是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 关键是,这个身子的老爹姓林名海字如海, 老娘姓贾! 还有个姐姐乳名唤作黛玉! 翻翻白眼竖个中指,贼老天,你玩儿我呢?本文是红楼耽美,一对一,不会有娶妻生子的情节。 大爱林妹妹,会给她绝对温馨幸福的结局。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保镖太妖孽

保镖太妖孽  若水琉璃

秦殃,一个没有节操的恐怖杀手,雷枭,黑白两道颇为忌惮的“正当”商人。  有朝一日,妖孽杀手成了冷酷商人的贴身保镖,是福还是祸,那就要看对什么人而言了。  精彩片段:  【关于谁的桃花多】  某妖孽掰手指数某人的桃花,“一个,两个,三个…”  某总裁也跟着数某人的桃花,“四个,五个,六个…”  某妖孽继续,“七个,八个,九个…”  某总裁接着,“十个…”  “喂,你够了,哪有那么多?”  “照你这招蜂引蝶的本事这还是少的。”  “我什么时候招过蜂引过蝶了?”  “哼,也不知道是谁差点失身?”  “你还差点和人结婚呢!”  两人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让,最后实在谈不拢,于是,还是床上去暴力解决吧!  【关于断子绝孙】  公司有人跳楼而亡,某个受到刺激的父亲疯狂了,身上绑着炸弹,手中拿着打火机,誓要与两祸害同归于尽。  某总裁冷着脸作出承诺,“这件事我会查清楚。”  无奈疯狂滴父亲听不进去,“是你们害死我女儿的,你们都去死!”  某妖孽无奈滴弱弱滴举起爪子,“我发誓,你女儿如果是我们害死的,就让我断子绝孙。”  某父亲被这毒誓惊到,还没考虑好要不要相信,便在愣神中被人给制服了。  某总裁瞥向某妖孽,“你还想要儿子?”  某妖孽耸耸肩,“你会让我有儿子?”  某总裁冷笑,“你还是断子绝孙吧!”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模仿,谢绝借鉴。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男妃“倾城”

男妃“倾城”  小楼飞花

因为仁慈,十四岁的严倾城救了十八岁的冷轩辕,他清秀的眉目便刻画在他记忆之中! 因为不被世俗认可的龙阳之爱,遗落民间的庶皇子不择手段的夺宫,成为人人口中的暴君! 他宠他,宠的人神共愤,愿把灵魂也交给他! 他恨他,恨的肝痛肺痛,恨不能一剑将他捅死! 精彩片段: 入宫第三天,他便动用数万工匠在泰山之巅为他打造汉白玉石像,他说,他的江山需要他来见证,此后,他成了人人愤怒的“妖男”,祸国殃民! 半年后,他拉着他的手说,我的江山需要延续,你的血脉就是我冷氏将来的希望,我已经为你挑选了世上最美的女人,去给朕生一个孩子,一杯春酒,共云雨,一年后,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呱呱坠地,从此,他拉着小孩子的小手笑着说:“以后,朕就是你的父皇,他是你的、、、母后!” “冷轩辕,你把孩子的娘亲给杀了?”得知真相的他愤怒的指着他问。 “是,孩子不需要娘亲,我们能给他全部的爱!” 两年后,他冷眼看着他说,你再不爱上朕,朕就纳三千男妃,夜夜轮着宠! 他淡淡笑:“皇上的喜好我最清楚,选妃之事,就交我负责吧!” 他阴冷的扣着他的下巴,邪恶的笑:“是吗?那你给我选,不得我心得,我全部杀尽!”三年后,漂亮可爱的小男孩指着街上一名小男孩说道:“父皇,长大后,我要娶他为妃!” 坐在一旁的严倾城俊脸沉黑,一巴掌打过去:“小子,睁大你的眼,那是公的!” 小男孩委屈的伏在冷轩辕的怀中小声道:“你不也是男人,父皇不照样娶你?” 冷轩辕疼爱的紧抱着小肉团,贴心道:“不错,越来越像我冷家的男人了!” 本文男男,纯文,宠文!喜欢请收藏!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男男一一缠绵入骨

男男一一缠绵入骨  亲亲君君

耽美,男男爱情,温馨轻松,不喜慎入。  *  用凌皓北的话来说,他和安好的关系,就是很多次都想搞,但就是没搞到一起的炮友。  直到有一天,凌皓北遇到了小青,安好被叶宋缠上,这种关系,才算有了改变。  *  在凌皓北看来,小青一无是处,怯懦,软弱,笨拙,一身的风尘味道,走路扭腰摆臀,说话唯唯诺诺,眼睛看过来,都带着勾人的味道。  但两个人的关系,怎么就越来越纠缠不清了呢?  特别是——在床上。  *  安好也没想到,他堂堂一个人民警察,有朝一日,会被一个小混混缠得焦头烂额,最终,还被人家压在床上,任意凌虐。  真的——很丢脸。*  凌皓北:看你这么可怜,我就勉为其难要了你,以后,只能伺候我一个人,知道吗?  凌青:如果可以,我不想要你这份施舍的爱情。  安好: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我的爱情,有了,就是一辈子。  叶宋:一辈子很长,足够让我们慢慢嘿咻嘿咻。一辈子很短,缠着缠着就老了。*  明尧:我期待的那个人,什么时候能看我一眼?  楚翰:到最后,我才发现,其实我一无所有。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魔修诱受在现代

魔修诱受在现代  佩月诗

我既入魔,魔随我心,心无一物,物求所欲,欲罢不休,休停止境,境中唯我。 这是一个妖精般的魔修,到了现代,为了修炼魔功,成了诱受,到处搞东搞西,把不弯的扳弯,把已经弯了的变得更弯,一点也不霸气的完成了动荡整个世界格局,然后拍拍屁股想走,却被各种纠缠的故事。 (本文一受多攻,天雷滚滚,肉末横飞,请纯情的孩纸和心脏弱的慎入!) 小片段一:红衣飞扬的某魔头对紧追不舍的俊美和尚慵懒道:“和尚,你喜欢我吗,像个跟屁虫一样。” 某和尚淡定地说:“施主,回头是岸,随我而去吧。” 某魔头妖娆一笑:“如果你能看我一曲天魔舞,我就跟你一起。” 小片段二:某小道士满脸愤怒:“魔头,还我丹药。” 某魔头媚眼一飞:“陪我一晚,丹药就还给你。” 小片段三:某魔头被关在激光电笼里,泰然处之,还调戏旁边肌肉扎实的男人:“嘿,狼妖,放我出去,我就跟你双修。” 某男人咆哮道:“我不是狼妖,我是狼人!” 某魔头单指点唇,甩了一句:“反正不是人。” (简介有限,攻太多,童鞋们自己看!)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冷面总裁强宠妻

冷面总裁强宠妻  晴子卿卿

(小白版简介) 他,掌握着世界经济命脉的LS国际少主总裁,高富帅,做事果断干脆,却极尽冷漠,被称冷面总裁。 她,大学校花一枚,却因为一次的阴谋而失去了贞节。 ————————————————— “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某男一脸霸道。 “我不是处……”某女自惭形秽。 “唔……我不介意……”某男很爽快。 ———————————————— “我出门你要跟着。”某男害怕某女又逃跑。 “嗯!”反正她也是他的员工,正好一起去上班。 “我开会你也要跟着。” “嗯!”反正她跟着去也是倒茶水。 “吃饭也跟着。” “嗯”反正她也要吃饭。 “应酬你也要跟着,还有呀!应酬会上的男人都不是好人,所以你要紧贴着我,不能离开我的视线半步。” “是不是你上厕所,我也要跟着你进男厕所呀?”某女终于翻白眼。 “嗯,这样也好……”某男沉思着。 某女败给他。 —————————————————— “啊,原来是你夺了我的处,还装……”某日,某女惊觉,扑向某男一顿狠揍。 “老婆,你的手有没有打疼……”某男抚着伤疤,讨好地凑过去。 —————————————————— 某男在上面卖力地运动,某女则在下面打着手机,某男忍无可忍: “老婆,能不能先把那玩艺儿挂了?” “为什么?”某女惊问。 “它影响了咱们的性福……”某男很委屈。 ……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门楣

门楣  弄雪天子

关于门楣: 顾婉带着一个简陋的随身商店回魂重生,这一次,她不会在厌倦名门贵女的身份,她会认认真真地读书习文,当好名门千金,绝不嫁那个金絮其外败絮其中的公子哥儿,惟愿兄长康健,合家团圆,惟愿生活安逸,相公有情……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贪欢权少强宠弟

贪欢权少强宠弟  月莲花

现代耽美,伪兄弟。大哥强上,二哥溺宠。 这是一个冷情弱受遭遇一群霸道强攻,被亲亲、摸摸、压压的故事。 墨澜的生活以七岁为分界线,七岁前,他衣食不缺,天真懵懂;七岁后,他成为墨家三少,锦衣玉食,谨言慎行。除了在墨夕面前。 对墨睿来说,爱情,必须独占。爱上了谁,就要让这个人从身体到心灵,都只有自己的存在。 对墨夕来说,爱情,必须独占。爱上了谁,就要宠得这个人无法无天,让这个人永远也离不开自己的怀抱。 对墨澜来说,在爱情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没有强弱,没有对错,只有爱与不爱。 【片段一】大哥强上。 他面无表情地说:“过来。” 他不敢违抗这个如天神般主宰家族所有人命运的男人,怯怯地挪过来。 他对他慢吞吞的动作很不爽:“坐下。” 他只能照做,可他坐的沙发是单人沙发!要让他坐在哪里?他只好小心翼翼地坐在他沙发宽宽的扶手上,却发现,男人身上突然冒出浓浓怒火!他惊恐地抬眼望着他。 他满腔怒火!这么害怕,难道自己会吃了他?!好吧,自己就是想吃掉他! 他惊慌地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他的大腿上!并且已经敏感地发现男人坚硬如铁的身体某处! 【片段二】二哥宠溺。 他看着受惊的他,眼睛里闪过怒意,却温柔地哄着他:“过来,我是你最喜欢的二哥啊。” 他的大眼睛里一下冒出晶莹的泪珠,挂在他长长翘翘的睫毛上,他低低重复:“二哥。” 他慢慢地说:“我是二哥,过来二哥这边。” 他迷蒙的眼睛有了焦距,看清楚这个温柔对待自己的男人。他慢慢地、试探地挪了过来。 他一直微笑着,一直张开自己的双臂,等着他的到来。 他挪动身体,越靠近他,就越慢。他是可以信赖的哥哥吗?他会不会也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他迟疑了。 他的脸在笑,可是,他的心里在愤怒!为什么不守承诺?!为什么要吓坏他?!他的心里在悲伤,他的拒绝如此明显!弟弟,在你心里,那件事很脏、很无法接受吗?弟弟,你什么时候,才能像我爱你一样,爱上我?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帝攻臣受-绝色男后

帝攻臣受-绝色男后  素颜问花

如果知道会打雷,他绝不会去阳台洗澡,天知道那个雷正好劈在了他的头顶,把他一头碎发劈成了刺猬背——  闭眼前他颤抖着手指,指天大骂:“劳资光着身子呢!这样死多丢人?”  再次醒来,他是凤渊王朝的被废太子,一个富二代变成了死囚犯!他再次指着天牢的一方小窗骂到:“越成囚犯,不带你这样玩我的吧?”  *  *  当异世富二代在古代混得风声水起,却遇上了一个让他纠缠一生的男人。  一个是号令天下一呼百应的凤临门门主,一个是朝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品丞相,他们的相遇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曲折离奇?  片段一:  凤血微眯桃花眼,大手轻抬岑霜刀削一般的下巴,眼神迷离地凑向前,那嘴角的笑意差点贴上他的唇:“霜,今生今世,你我是宿命,江山我要,天下我要,你,我必要!”  岑霜面上仍旧风平浪静,却不知,内心已如翻江倒海,他拳头一握,紧紧看着那双惑乱众生的眼:“你我皆是男子,天地不容!”  他仰天狂道:“天若阻我,我逆天,地若阻我,我掘地,你是我的,谁人敢夺!”  他的心,在这狂傲之语和那双魅惑桃花眼中,一点点沉沦!  片段二:  深夜,某男一袭魅惑红衫,偷入一间清雅卧房中,爬上了一张大床。  “谁?”一声悦耳软呼,床上的人翻身起来,一脚将某男踹下了床。  “哎哟,你想谋杀亲夫?”某男不要脸地捂着屁股再次爬上床。  岑霜理了理霜白的里衣,仿佛习以为常地说:“我以为是哪个?原来是你,想找死,明天来,今天太晚了!”躺下睡觉,顺便将好不容易爬上床的人推了下去。  咚地一声,某男再次痛呼:“霜,你真的想谋杀亲夫?”  “你是我见过最无耻的人!”床上的人转过身不再理他,却忽然身后一紧,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紧了。  *  *  江山易主,天下分裂,忠良被害,百姓荼毒!  他二人如何并肩为战?勇夺江山、谋定天下、智除奸臣?  左享江山,右抱美男,他是万民臣服的天朝圣君,而他,是他后宫唯一的绝色男后!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基爱一一绯色缠绵

基爱一一绯色缠绵  亲亲君君

这是一个别墅里六个男人之间的缠绵爱情故事。 莫天问已经霸占了许卓十二年。 要说许卓这辈子最恨最后悔的是什么事,就是十三岁那年,他碰到了莫天问并且向他求救,那男人强势不要脸地开始禁锢他,直到现在。 莫天问从来不后悔把许卓带回家,即使他知道许卓心里不甘,甚至是恨他的,但这也阻止不了莫天问每天晚上蹂躏许卓的脚步。 莫天问早就想好了,人的一辈子有几个十二年?既然遇到了,占有了,那么——他就绝不会放手! 精彩片段: “不画了!” “完了?”近似全裸的莫天问以一种极其妖娆魅人的姿势侧身躺着,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自问自己还是有人体模特的自觉性的——他可是一动没动啊。 许卓放下手里的画笔,揉了揉太阳穴:“画不下去了。” 莫天问起身,踱步到他身侧,拥着他的肩弯腰:“嗯,挺帅——为什么不继续?还是说,我这个模特的身材你不满意?” 许卓起身,深吸一口气:“很满意,前提是,这个时候,能让那个东西歇一会儿吗?” 莫天问随即拥住他的腰身,颔首在他耳畔边轻语:“亲爱的,你那炙热的目光一直盯着我,我能没感觉?” 许卓试图推开他:“对方催得很急,你如果这样,我只能让专业模特来!” 莫天问的大手已经开始在他身上游走:“在我的地盘,任你肆无忌惮地打量一个男人,你觉得,可能吗?”木则然遇到艾朗的时候,已经二十八岁高龄,在这之前,他固定的男友先后交过五个,暧昧着的,有十几个,一夜欢爱之后消失无踪的有多少个,没数过。 在同居了N个月之后,木则然突然才发现——他那一颗敏感多情又易碎的玻璃心,再次被现实撞击得粉碎。 因为,艾朗是直男。 木则然:“朗,快看!” 艾朗:“什么?” 木则然:“野牛!两只!都是公的!他们好恩爱!” 艾朗面无表情:“果然是畜生!” 木则然:“呃…”沈竹第一次见莫小河,那厮公然在他的车后座和另外一个男生激烈交缠,吓得他手打滑,脚发软,险些把车开到马路牙子上。车子在一个星级酒店门前停下,他呆呆地看着两个男人相互搀扶着走了进去,后知后觉——靠!车费还没给呢! 他不知道,那一夜,两个男人早已坦诚相见,蓄势待发地啃咬厮磨了良久,都惊觉——前戏是不是太足了点? 于是,二十分钟后,莫小河再次坐上了沈竹的出租车,催命似地让他快点开,嘴里骂骂咧咧:“死0号!杀千刀的0号!长成那个样子真是坑爹啊!” 沈竹差点把刹车踩成油门,不由得从后视镜里多看了莫小河一眼。 莫小河立即想跳起来:“死男人,没见过男人发情么!” 沈竹立即移了目光,全神贯注地开车。 良久,莫小河横躺在车后座的声音软绵绵地传过来:“你对男人有兴趣吗?如果有,倒车,咱俩去开房!” 从此,沈竹的生活彻底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机甲一一鬼才少主

机甲一一鬼才少主  耽玬

十大最强机甲之一“夜杀”驾驶员墨白在第七区战役结束后失踪…  墨白是顶级杀手组织“血夜”唯一少主!   失踪后的墨白被一对贫困的好心夫妻收养…  从此墨白开始做一个“乖儿子”!  赚钱?容易!  以他的身手去给黑道少爷做保镖…  军校?报考!  在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夜杀”其实还蛮低调的…  逃离杀手组织的少主在军校的奋斗史(误)励志剧(大误)同居生活(=口=!)  少主很萌,请自带手帕…擦口水~  少主很馋,请自带食物投喂~  机甲题材,剧情为主, 看文需注意:  1,一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机甲描写有借鉴有虚构,不合理之处还请包涵与建议  2,雷点多,自带避雷针  4,题材比较冷,过激留言请注意  5,主角性别男,只有男主米有女主…剧情线为主爱情线为辅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重生之一一天王,天王

重生之一一天王,天王  帝宫浮沉

* 【耽美+重生+娱乐圈】 娱乐圈——这是一个充满光环、萦绕星光,却又阴谋迭起、诡计四伏的世界,有人在其中败北,有人却在其中突破重围光鲜站起。 * 安爵,当代一流影星,性别男,年龄:28。背景:迷。 正处在事业朝上发展的关键时期,却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性取向被曝光不算什么,最让人痛彻心扉的是,那个男人在镜头面前,悲愤的说辞,将他毫不留情地推向万丈深渊。 全社会人民的唾骂接踵而至—— 却未曾想到,一场车祸,让他重回18岁,这是他刚出道的一年。 * 时间调转了一个头,属于安爵的盛世年华,从此——拉开序幕。 敬请期待。 * 他和他牵着手,站在屏幕前,无从畏惧,轻轻一笑,不管这浮夸世界如何评价男人之间的爱情,笃定地告诉世界:“我们正在相爱。” 没错,他们就是要在一起。 天王+天王,世界震动! * 注: ①耽美哈,男男授受!非腐女慎入! ②最近潇湘耽美开始盛行,劳资实在稳不住了,作为一名腐女,不写一部耽美实在是对不起自己,所以,潇湘的腐女们呐,求顶啊! ③顶得越多,自然福利越多,不然即便我能自腐自乐,也会尤桑到失去信心的,嘿嘿,不喜勿喷,请淡定点右上角的叉叉。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一日豪门:吻别恶魔前夫

一日豪门:吻别恶魔前夫  碧玉萧

一日豪门:吻别恶魔前夫是碧玉萧写的耽美言情类小说.... 五年后再见,她皱眉,“先生,请你放尊重点!”“你忘了我们在那个雨夜的纠缠?”他薄软的唇角勾起一丝轻笑,修长的手指,一粒粒的解开她的衣扣。“没关系,我来帮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吾皇,别闹!

吾皇,别闹!  豈曰無衣

【听说这是虐文】 新婚之夜。本该温香在怀,一度春宵,他却在这里独坐大殿,借酒买醉。 突然,殿门被大力撞开,进来一跌跌撞撞的人影。还不待他反应,便被人箍进了怀里,那熟悉的气息震得他心一抖,“云想?” 下一秒,天旋地转,整个人被压趴在地上,他正欲讲话,唇却被堵住,恍神间,男子滚烫的手掌钻入他的衣襟,不消片刻,已是衣衫尽解。 他大吃一惊,不由勃然大怒:“符云想,你在做什么?” 男子抬起头,眼睛通红一片,眸子里痛楚昭然若揭,让他的心狠狠一揪。 良久,男子扳过他的脸轻轻摩挲,目光复杂难辨,似恨极,又似痛极,沉声道:“这不是你与她的新婚之夜么,我代她成全你!”语毕,身体跟着一沉,呼吸愈发浓重。 他惨然一笑,痛至骨髓,符云想,你为了她竟这样对我...... === 【其实这是宠文】 月上三竿时。 某人伸出手掌覆上身旁之人胸前的那点红茱萸,不停地摩挲轻捻。 男子顿时呼吸急促,喉结上下滑动,无奈地轻叹:“容华,别闹!你背上还有伤!” 某人睁着漂亮的双眸,无辜而水汽尽显的望着他,“可是,我想......” 对视良久,男子长长叹气,率先败下阵来,无可奈何道:“反正来日方长,让你一次又何妨,你在上面吧......” “真的?”某人瞪大双眼,又惊又喜。 下一刻,某人作恶狼扑食状,“嗤”地一声,衣帛碎裂...... “容华,在上面的不一定要把衣裳撕坏。” 男子轻叹。 “对不起,对不起,兴奋过度,我控制不好。” “轻点!”男子痛得闷哼一声,再次叹气,“容华,你太粗鲁了!” “对不起……”某人急得满头大汗。 “容华,你......”男子俊容扭曲,彻底无语。 云雨之后,某人累极,迷迷糊糊道:“云想,我爱你......云想,以后都这样好不好......” 男子嘴角抽搐,一口气梗在胸口...... === 【貌似还有小剧场】 ★★★监牢尽头,一间朝阳又通风的牢房里,一张干干净净的木桌上摆着新鲜水果和一杯冒着热气的茶。 符云想就坐在木桌前看书喝茶,悠闲而安宁。 牢狱外面却是一片繁华,脂正浓来粉正香,纱罗小轿排了足有半条路,场面那叫一个壮观,手绢与眼泪齐飞,面庞共胭脂一色,莺声燕语堆簇两旁,好不热闹。 一个狱卒看看外面,又看看符云想,问:“武将军,外面都是你什么人啊?” 符云想头也不抬,随口就说:“我妹妹。” 狱卒嘴角一抽,将军,你究竟有多少个好妹妹? “将军,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符云想抬头,“你知道和尚吧,比如我就是一个和尚,眼馋姑娘很久了,却碍于种种戒规不得碰触,有一天没忍住染指上了,所以就进来了。” 狱卒听得目瞪口呆,难怪勾栏院的姑娘都说武将军真真儿是个妙人! ====== 【原来这是正剧】 爱上一个人,只要一瞬间;但守护一个人,却要一生。 世人皆知,容华爱江山,爱苏颜紫,却没有人知道他最爱的是符云想;世人还知,武将军符云想颜色倾国,才智无双,还是一个爱逛勾栏院的风流浪人,却没有人知道他年近而立还不曾娶妻纳妾是为了什么。 有诗云,云想衣裳花想容;而他符云想却说,云想容华想天下。 === 【最后奉上文艺抒情版】 符云想 ——容华,至此之后,我会常驻边疆,为你守这百姓安康,不奉诏绝不还朝,勿念。 ——这一生,从记事起,我只记得两件事,心装容华,肩挑天下。 容华 ——朕不爱男人,只不过朕爱的那个人恰好是个男人罢了。 ——世家小姐爱你,我把她们纳入后宫,勾栏姑娘爱你,我让勾栏不复存在,这样,你是不是就可以属于我一个人?可为什么,我的后宫越来越充实,你的脚步却越来越远离?时至今日,我以为终于可以一尝夙愿,不曾想除了那一夜风流几纸书信,你竟吝啬的不留任何给我,符云想,你何其残忍! 苏颜紫 ——所有人都在羡慕我,说我不仅有倾世的容颜,还有最尊贵的地位和帝王无尽的宠爱,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地位和宠爱到底是给谁的! 谢允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爱恨贪痴,唯求不得最苦,我不忍看你伤心,所以就来了,不过是陪着你看这边塞风光,浪迹天涯罢了。你守着你的,而我,也守着我的。 === 【以上神马都是浮云,其实剧情在这里】 就是一个帝王受与将军攻在世俗压力之下朝政倾轧之中战火燎原之时演绎的一段隐忍追逐舍弃得到生离死别的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无良爱情戏码。 === 【以下是作者发言时间】 第一句:本文主角身心干净,非NP。 第二句:此文简介是无能的,书名是困惑的,内容是不告诉你的,结局肯定不是悲的,态度是靠谱的,人品是有保证的。 最后一句:欢迎各位跳坑,好评、意见、指教,统统砸来。 但,谢绝胡乱拍砖、恶意辱骂。另外,浩浩书海,央央潇湘,我在努力,你请随意。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傲骨军长的男情人

傲骨军长的男情人  年少少年

(一攻一受,亦攻亦受,可攻可受) 他,某军区集团军的军长, 他,逃学、飚车的高二学生纨绔少年, 高中一年,大学四年,出国两年, 叛逆少年转换成热血青年,年方二十五岁,身边一枚碧眼黄发性感尤物, 傲骨军长已是三十六岁‘高龄’,无家无室无妻无儿,依然是孤家寡人一个, 七年时间,命运将其二人捆绑一起,互相纠缠,互相折磨,互相思念, 一切皆是变化,全都物是人非,是缘分亦或孽债? 情景1. 花琦,后改名萧琦,因天气炎热,故每天赤膊光膀在房内晃悠, 忍耐多日,某军长以妨碍风化将其压制, “琦琦,你以后还是别脱衣服了。” 萧琦撇嘴,“天太热,脱了舒服,你想脱也可以脱得,反正在家,你手下的兵看不到。” “不是,看惯了古铜色肌肉男,再看你这白条鸡,我眼睛不舒服。” 不止眼睛不舒服,双手也不受控制,某个地方更是管不住。 萧琦面色僵硬、嘴角抽搐,从此再没光膀过。 情景2. Gay夜店, 萧琦坐在吧台饮着酒环视着周围,数拨男人从他身边无功而返, 打算离开时,出乎意料碰见某人, “你在这里干什么?” 萧琦笑,“无聊,所以来转转。” “很好,那我带你做些不无聊的事。” 军长抑制着怒火把萧琦拉进车里,顺势欺上他身,粗鲁地咬着他粉嫩唇瓣。 离天亮还早,有一晚上做不无聊的事……时光流逝,再次相见,他步步紧逼,只想和他在一起,他次次退让,想让他过正常人的生活。 什么样的结局才是完美?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反扑——兽到擒来

反扑——兽到擒来  妃凡

【霸气女王总裁受】——古霍 【冷然帝王明星攻】——秦守烨 *他是堂堂亚风寰宇的投资人,年少多金,风流不羁,手下影星云集,‘女人’对于他——那就是不用勾手指头都会自动送上门来的玩物。 *他是有着柏拉图小女友的武行龙套,贱民的地位国王的心,对谁都是冷然倨傲,淡漠以对,浪费了一身的好本领。 ※※※※※※ 那一夜,豪华的五星级大床上,为了她,也为了自己,秦守烨躺在男性气味十足的男人身下。 不就是潜规则吗,成名的代价,他认了。 忍着一把掀翻男人的狂暴,“古霍!你到底上,还是不上!不上给我滚出去!” “……”一向舌灿莲花的古大总裁却哑口无言,小明星委屈求全求他潜,这暴脾气是怎么个情况!? 童话故事的最后都是:从此王子与公主过着幸福的生活。  那明星与总裁呢?从此王子与王子过着纠结谁攻谁受性福的生活? ※※※※※※ PS::此文激情无上限,猥亵无下限,基情四射的年代,让我们跟随男主和男主嗨~起来。 PPS:当黄瓜不仅是用来吃的,还能拿来用;菊花不能用来败火,看着更上火,请别忘了一句,你有黄瓜,他有菊花,换言之,他也有黄瓜,你也有菊花。 PPPS:鉴于河蟹射会需要,某些片段严禁,有群为证——群号:142269683,预见如何进群,请戳【点击阅读】见第一章。 PPPPS:此文成型,感谢小狐狸,猴哥,二姐,彦哥友情提供。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 《腹黑小妻“扑”老大》: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弟,给哥亲一个

弟,给哥亲一个  若竹

【这是一个温柔人妻受蜕变成女王受,自大欠扁渣攻化身忠犬攻的故事,专情一对一,所有小二小三小四之流皆为炮灰!年下宠文一枚!】 听说,在爱情世界里,有一个永恒的定律,谁先爱上,谁就注定输了! 对丁湛和莫凡来说,这个定律,开始,貌似是对的,后来,貌似,又是错的! 如果说,爱和被爱,是给予和得到的关系,那么,丁湛跟莫凡两人,丁湛永远是给予的那一方,莫凡永远是得到的那一方。 莫凡以为,自己会永远被爱着,于是,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从丁湛身上得到宠溺、包容和一切。 却不知,这世界没有取之不尽的能源,爱情也一样! 当丁湛心里那口爱情之井,被莫凡掏空刮净,枯竭得就如撒哈拉大沙漠般难以寻到丁点水源,再也供养不起莫凡这枝娇绿的温室之花时。 两人的世界,由此变了! 丁湛说,莫凡,我走了,你多保重! 莫凡说,丁湛,你敢走,我永远恨你! 丁湛说,恨吧!我早已不在乎了! 莫凡说,你凭什么?敢独自扔下我! 丁湛说,凭什么?只凭我不爱你了!这个理由,够么? 莫凡… 五年,莫凡将竖起的五根手指一根一根掰下,然后紧握成拳,走到男人面前。 莫凡说,丁先生,你好!我对你一见钟情,赏脸喝杯咖啡吗? 丁先生说,对不起,我不相信一见钟情! 莫凡说,丁先生,我会让你相信的。 丁先生说,让我相信?你凭什么? 莫凡说,凭我爱你!这个理由,够么? 丁先生… 五年前丁湛之爱情座右铭,爱他,就得为他磨了所有棱角,以免伤着他半分。 五年后莫凡的爱情座右铭,爱他,就得为他收起所有异心,想尽一切法子讨好他,恐妨他生了丁点的不开心。 ****************************************** 【竹子的完结文】 《风流爹哋,滚开》 天才儿子与腹腹黑爹哋较量的温馨小文。 《少将哥哥,别爱我》 【高干+宠文+伪兄妹恋】本文的实质,是腹黑哥哥一步一步将貌似纯良无害的妹妹拆吃入腹的宠文一枚。 《契约老公,别乱来》 强势御姐遭遇痞子上司的爱情故事。 《重生-妖娆尤物》 可怜女人妖娆重生,新欢旧爱,爱恨缠绵之短篇。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第1/2页